当前位置: 首页 » 公司动态 » 钢铁行业的转型年(2015-2016)

公司动态

钢铁行业的转型年(2015-2016)

发布时间:2016-01-09

 即将走过的2015年,钢铁行业提交了有史以来最糟糕的答卷。钢价无底限的下滑,行业传统体系的崩塌,产业迎来倒闭和转型浪潮,留给钢铁行业一系列不能忽视的改变。2015-2016,钢铁行业转型年,让我们总结一下钢铁行业面临和即将面临的新问题、新方向: 2015年钢铁行业的新问题:主要矛盾不再是产能,而是需求的塌方2015年,从长材到板材的全面溃败,从低附加值产品到高附加值产品价格的全线下跌。都说明了2015年钢铁行业的主要问题已经不再是老生常谈的产能过剩,最主要的因素变成了需求的塌方。受宏观经济增速下行、产业结构调整影响,2015年主要下游如建筑业、机械、汽车、能源、造船、家电等行业均出现需求低迷、生产萎靡的状况。下游行业的萎靡态势向上游钢铁行业传导,需求下降成为今年钢价下跌、行业困境的主要原因。楼市投资低迷,新建面积负增长。人口增长和城镇化一直是中国房地产需求增长的第一动力,然而目前新增人口减少、城镇化速度放缓,住房的刚性需求遭遇增长瓶颈。今年宏观经济低迷、限购限贷等房地产政策捆绑限制过多也制约了改善型住房需求的增长。在住房长期需求疲软的背景下,房地产商积极去库存、回笼现金,并且土地购置价格的快速上涨以及高昂的拆迁成本降低了开发商的投资回报率,也是造成开发商投资意愿降低的原因之一。预计2015年建筑行业钢材消费量3.6亿吨,同比下降7.2%。结构性过剩制约机械行业发展。2015年以来,机械产品产量下降的品种数占比达到 75%,在 2014年这一比例仅为 30%。宏观增速下降及经济的结构性调整对以投资类产品为主体的行业影响较大,这是造成机械类产品产销下降的主要原因,从行业本身来看,机械工业自身存在的中低端产能严重过剩和高端供应不足也是重要原因。预计2015年机械工业钢材消费量约1.29亿吨左右,同比下降6.5%。车市寒流涌动,汽车产销量下行。2015年汽车产销量下降,经济增速下滑及汽车保有量上升遭遇瓶颈,越来越多省市实行限购政策也对汽车行业造成一定影响。预计2015年钢材消费量4950万吨,同比下降1.0%。增长乏力,家电行业现萧条。家电产品需求可分为新增需求及改善型需求,前者与房地产销售情况成正相关,后者与家电寿命等有关,释放较慢。预计2015年钢材消费量约1080万吨,同比增长2.9%。目前在宏观经济和房地产低迷的情况下,家电行业在新增需求增长上遭遇瓶颈,家电行业未来将呈现微增长乃至下滑的局面。 2015年钢铁行业的新特色:淘汰落后,从国进民退到全面清理12月,全国工业和信息化工作会议预计全年淘汰炼铁1300万吨、炼钢1700万吨。按照工信部将要发布的《钢铁工业转型发展行动计划(2015-2017)》,未来经过三年努力压缩8000万吨钢铁产能,经过兼并重组,钢铁企业数量控制在 300家左右。目前国内钢铁生产企业有500多家,其中民营钢企400多家。按照中小冶金商会的统计,民营企业中产能 1000万吨以上的 7家,300到 1000万吨的 43家,100万吨到 300万吨的不到 200家,100万吨以下的近 200家。那么基本上可以说,需要淘汰的200个名额的钢企几乎将全是民营钢企。中钢协也曾预测,受到新环保法以及企业自身原因等影响,“十三五”期间我国民营企业钢产量将缩减9000万吨左右。然而在2015年“跌跌不休”的价格压力下,民营和国企钢铁产能正在遭遇无差别的清洗——即使是那些原本不在产能淘汰序列的国企产能在2015年也面临着关停。50多年历史的无锡锡兴特钢关停,新疆八一钢厂子公司阶段性停产,杭钢半山生产基地关停。与政策或者环保去产能、降低产量相比,市场低价是去产能、产量的最有效措施。前三季度大中型钢铁企业主营业务亏损达 553 亿元,钢铁行业陷入全面亏损阶段。在行业产能停止增长的大前提下,引发亏损主要矛盾由供给过剩转为需求不足,然而在短期需求难以提振的情况下,降低产量和削减产能成为行业的自我救赎之道。 2016年钢铁市场的新亮点:“一带一路”战略机遇,一张能吃好几年的“饼”    中国政府“一带一路”国家战略提出后,各省区市对接“一带一路”的积极性高涨,纷纷绘制了各自的沿路北上、西行的路线图和产业规划图。我们来看下2015年以来,各省对于一带一路的规划和定位(表1):黑龙江借助区位优势、资源禀赋优势及十大重点产业基础优势与“一带一路”进行有效对接。并提出建设“中蒙俄经济走廊”黑龙江陆海丝绸之路经济带,积极谋划开通哈欧国际货运班列吉林推进“中蒙俄”区域合作中基础设施建设,包括加快珲春与罗津港、珲春与扎鲁比诺港、图们与清津港的海陆联运建设,加快通丹陆港建设,打通南部出海口江西《江西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优先推进项目(2015~2017 年)》中包含涉及对外通道建设、产业投资、经贸合作、人文交流、重大开放支撑平台五方面 26个项目广东《广东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实施方案优先推进项目清单》中包含 68 个项目,总投资达 554 亿美元,涵盖了基础设施建设、能源资源、农业、渔业、制造业、服务业等 6个领域陕西2015 年新开工重点项目 71 个,续建重点项目 171 个,进行前期研究的重点项目 138 个。重点项目包含基础设施等多个方面。新疆建设区域性交通枢纽中心,构建联通中国与中亚、西亚、南亚以及欧洲、非洲的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同时,建设区域性商贸物流中心、区域性金融中心、区域性文化科教中心和区域性医疗服务中心。新疆需进一步完善以中通道为主轴、北通道和南通道为两翼的综合交通运输体系。通过交通大通道和枢纽项目建设,构建联通整个“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铁路、公路、航空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内蒙古推进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加快建设“草原丝绸之路”,加快建设外向型产业体系四川快构建综合立体交通走廊主动对接国家南向西向开放和“一带一路”战略,加快建设现代交通和物流体系。3年时间,推动20个重点国家,培育50个重点项目,重点锁定有能力有意愿的 100家企业“走进丝路”,力争四川在“一带一路”上的对外贸易额提升到300亿美元,工程承包营业额提高到200亿美元重庆加大对“渝新欧”沿线、长江经济带沿线地区的物流辐射,把重庆建成面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重要流通集散基地。云南加快建设“七出省四出境”高速公路网和“八出省四出境”的铁路骨架网,形成中越、中老、中缅、中印四条出境公路福建设立“中国-东盟海洋合作中心”;加快建设中国(福建)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在老挝等“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设立更多“经济合作产业园”;投资建厂建设园区;设立“海上丝绸之路基金”;加强与东盟等国家和地区在港口码头、物流园区、集散基地和配送中心等合作;鼓励赴海外投资矿产开采项目,在海外设立机械装备研发中心总体来看,一带一路对于拉动钢需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1、交通道路投资建设:中国正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一道,积极规划六大经济走廊,共同建设通畅安全高效的运输大通道,如中蒙俄、中国-中亚-西亚、中国-中南半岛、中巴、孟中印缅等国际经济合作走廊等,在六大经济走廊规划中,建设高速铁路网,特别是泛欧铁路网成为优先建设目标。(见表2)据估计,每亿元铁路基本建设投资大约能够拉动钢材需求0.33万吨,建设“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涉及高铁2.6万公里,需要消耗约8580万吨钢材。2、能源生产及输送通道投资建设:石油、天然气、电力等能源生产及输送通道,是“一带一路”建设的另一重要领域。包括连接东北地区、环渤海地区与俄罗斯远东地区、蒙古共和国部分地区的天然气供应网络建设;把曹妃甸建设成连接中俄、中亚和海上液化天然气进口与环渤海、东北亚消费市场的天然气交易中心港;推进中蒙、中俄电网互联建设,进行由蒙古国向中国天津、山东的特高压送电建设;进行将俄罗斯远东、西伯利亚电能送到中国的特高压建设;进行中亚、西亚向中国远距离输电线路建设等多个方面。3、相关产业投资建设:围绕上述经济走廊的多方面通道建设,还要相应配套的如能源、矿山、农作物生产,加工制造、物流运输、房地产建设等,由此产生乘数效应和带动效应,推动这一地区数十个产业的发展,形成强大的制造加工能力。根据相关研究,基础设施投资乘数效应,每投1美元基础设施投资就能拉动3-4美元其他产业投资的需求。表2:一带一路政策的国际对接哈萨克斯坦在光明大道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实现对接;建立中哈产能合作专门基金,额度达60亿美元俄罗斯签署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同时签订协议来保障“一带一路”与欧亚经济联盟对接巴基斯坦《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联合声明》;《开展 1号铁路干线(ML1)升级和哈维连陆港建设框架协议》;成立“中巴经济走廊委员会”、签订总额达460亿元的51项中巴合作协议和备忘录韩国中韩签订自贸协定俄、蒙启动编制促进中蒙俄经济走廊规划纲要柬、挝、泰、缅、越通过《部长联合声明》推动建设特殊经济区印尼、埃塞俄比亚、埃及确定基础设施和产能合作的早期收获和远景项目乌兹别克斯坦《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倡议框架下扩大互利经贸合作的协定书》白俄罗斯启动中白工业园,工业园内开设的制造业工厂将是中国企业畅通无阻地进入欧亚经济联盟市场马来西亚马来西亚政府表示将积极配合和参与“一带一路”战略,如果中方竞标马鑫高铁成功,项目将成为“一带一路”战略重要组成部分泰国中泰铁路项目:连接泰国和中国,总成本约合 1430亿人民币吉尔吉斯斯坦支持中国-吉尔吉斯斯坦铁路项目的建设一带一路将开启中国第四次投资浪潮。目前全国各省、市、自治区“一带一路”拟建、在建基础设施投资规模已经达到1万亿元人民币,仅2015年将拉动投资规模或达4000亿。另据有关专家初步估算,“一带一路”沿线涉及60多个国家,基础设施建设正进入加速期,投资总规模或高达6万亿美元。据亚洲开发银行推算,未来10年内,亚洲基础设施建设需要投资8-10万亿美元。麦肯锡也曾经估算,为了维持经济增长,到2030年全球道路、电力以及水力等方面基础设施投资将需要至少57万亿美元。兰格钢铁研究中心测算显示,根据中国以往经验,每亿元(人民币)固定资产投资需要消耗2000吨钢材。又由于高速铁路、港口、油气输送管线、电力工程等单位耗钢强度明显高于一般固定资产投资,如每亿元(人民币)铁路基本建设投资约拉动钢材需求3300多万吨,高出平均投资耗钢量65%。据此保守估算,如果未来国内各省市“一带一路” 基础设施规模达到10万亿元人民币,需要消耗钢材超过3亿吨;如果未来10年内,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需要8-10万亿美元,折算人民币50-60万亿元,需要消耗钢材15亿吨左右,每年需要1亿多吨钢材;如果到2030年全球基础设施投资57万亿美元,折算人民币350万亿元,需要消耗钢材超过70亿吨,每年需要消耗钢材至少4亿吨。 2016年钢铁行业的新方向:供给侧改革和需求端开拓齐头并进供给端降产能和产量,倒逼新一轮整合潮。供给侧改革、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目前对钢铁行业的主要意义在于减少行政干预、利用市场化手段加速亏损钢铁产能的淘汰和加快亏损钢企的破产进程等,提高钢铁行业的有效供给和提升供给效率。需求端:开拓新市场,扩大下游需求空间。除了积极化解产能矛盾之外,降低行业的供给之外,还需要积极引导行业下游,进一步扩大行业下游的需求空间。导致行业需求再上新台阶。之前的出口不断增长也可以说是需求增长的一个方式,但是出口过多会带来贸易摩擦等诸多问题,最根本还是扩大行业下游需求空间。2015年国家批复近百个交通基础设施项目。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运行数据显示,2015年1-10月,发改委共审批核准固定资产投资项目237个,总投资18995亿元;其中交通基础设施设项目86个,总投资10345亿元,占全部批复项目的54.5%。一般情况下,批复后的项目在6-9月后才能显现效果,将在2016年年内享受到红利。另外,21日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化解房地产库存被列为明年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五大任务之一。会议明确提出,鼓励房地产开发企业“适当降低商品住房价格”,并“要取消过时的限制性措施”。2015年房地产行业的下滑成为拖累GDP的主因,这种状况我们预计在2016年有所改善,在推动投资增长方面,房地产行业的支柱作用再度被强化。刺激房地产投资将会成为地方政府稳投资、稳增长的主抓重点,更多的房地产“救市”政策会出台,这将更直观的影响用钢需求改善。总体来看,2016年的钢市仍将在变革中承受压力,整体经济环境下滑趋势和产业调整将导致钢铁行业及相关产业无法快速恢复勃勃生机,行业自身要做好长期过冬的准备。兰格钢铁研究中心预测显示,2016年 据冶金规划院预测,2016年钢铁需求量为6.48亿吨,同比下降3%。但是2016年钢市也不乏机遇和机会,而相信产业的变革虽然经历剧痛,但将走向更为合理化市场化的良性循环,能在变革中坚持下来的企业才能分得最后胜利果实的一杯羹。(兰格钢铁研究中心 )